ag娱乐平台大全

关于共同犯罪、犯罪集团以及恶势力基本特征、判断标准的规定

文章来源:

2018-12-07 16:08:11

1.准确界定首要分子、一般主犯和参与者的刑事责任范围

我国刑法第二十六条规定:“对组织、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,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”。“对于第三款以外的主犯,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、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。”刑法规定的主犯包括两类:一类是组织、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的首要分子;另一类是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犯罪分子。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,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;聚众共同犯罪的首要分子,按照其组织、指挥的全部罪行处罚;犯罪集团中起主要作用的主犯以外的主犯、聚众共同犯罪中除首要分子以外的主犯、一般共同犯罪中的主犯按照其所参与的犯罪处罚。我国刑法是按照一般主犯、聚众共同犯罪的首要分子、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依次递增的顺序来加重法定刑的。

在司法实践中要准确认定是恶势力,还是恶势力犯罪集团,对于恶势力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,以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。对于犯罪集团的主犯,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、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。所有的首要分子在客观行为上都表现为“组织、指挥”作用,均相当于主犯,对其只能根据犯罪情节轻重决定应处的刑罚,而不应当再将若干首要分子划分为主犯、从犯。对于全程参与者,以其参与的所有犯罪认定从犯。对于个别事实、个别环节参与者,如果是起主要作用的实行犯,以其参与的犯罪认定为主犯,如果起帮助、次要作用,以其参与的犯罪认定为从犯。

2.依法惩处恶势力利用“软暴力”实施的犯罪

1)有组织地采用滋扰、纠缠、哄闹、聚众造势等手段扰乱正常的工作、生活秩序,使他人产生心理恐惧或者形成心理强制,分别属于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(二)项规定的“恐吓”、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规定的“威胁”,同时符合其他犯罪构成条件的应分别以寻衅滋事罪、强迫交易罪定罪处罚。《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二条至第四条中的“多次”一般应当理解为二年内实施寻衅滋事行为三次以上。二年内多次实施不同种类寻衅滋事行为的,应当追究刑事责任。

(2)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强行索取公私财物,有组织地采用滋扰、纠缠、哄闹、聚众造势等手段扰乱正常的工作、生活秩序,同时符合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其他犯罪构成条件的,应当以敲诈勒索罪定罪处罚,同时由多人实施或者以统一着装、显露纹身、特殊标识以及其他明示或者暗示方式,足以使对方感知相关行为的有组织性的,应当认定为《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(以下简称《敲诈勒索解释》)第二条第(五)项规定的“以黑恶势力名义敲诈勒索”。采用上述手段,同时又构成其他犯罪的,应当依法按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。雇佣、指使他人有组织地采用上述手段强迫交易、敲诈勒索构成强迫交易罪、敲诈勒索罪的,对雇佣者、指使者,一般应当以共同犯罪中的主犯论处。为强索不受法律保护的债务或者因其他非法目的,雇佣、指使他人有组织地采用上述手段寻衅滋事,构成寻衅滋事罪的,对雇佣者、指使者,一般应当以共同犯罪中的主犯论处。

(3)恶势力有组织地多次短时间非法拘禁他人的,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的“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”。非法拘禁他人三次以上、每次持续时间在四小时以上,或者非法拘禁他人累计时间在十二小时以上的,应以非法拘禁罪定罪处罚。

3.降低入罪门槛、提升量刑幅度

《敲诈勒索解释》第二条第(五)项明确规定,以黑恶势力名义敲诈勒索的,“数额较大”的标准可以按照该解释第一条规定标准的50%确定。《敲诈勒索解释》第四条明确规定,敲诈勒索公私财物,具有“以黑恶势力名义敲诈勒索的”情形的,数额达到该解释第一条规定的“数额巨大”“数额特别巨大”80%的,可以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“其他严重情节”“其他特别严重情节”。依此司法解释的规定以恶势力名义敲诈勒索的,敲诈勒索罪入罪的门槛降低、量刑幅度提升。

4.加大违法所得、涉案财产的追缴、没收和财产刑适用的力度

恶势力的存在和发展最本质的目的之一是追求经济利益,打击恶势力,要达到破坏乃至消除其经济基础的效果,不让黑恶势力在经济上捞到任何好处,才能降低再犯可能性。我国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:“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,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;……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,应当予以没收。”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》第六条第三款:“判处追缴或者责令退赔的,应当明确追缴或者退赔的金额或财物的名称、数量等相关情况。”追缴、没收违法所得时,应当全面审查证明财产来源、性质、用途、权属及价值大小的有关证据,根据具体事实,配合相应的财产刑的适用,依法收缴恶势力的财产。

当前位置:首页